风子

总是在不停的萌新cp。开脑洞又不会怀孕。

[c璃]半个海洋的温度(最近事儿真多真闹心我只想吃一口糖啊)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距离真的是让人悲哀的事。声音经过海底被鲨鱼咬过的电缆,分解,处理,重制,早就没有了当初让人悸动的魅力。但你不同。

哪怕只是打着游戏,你的声音让我方寸大乱智商掉线也足够了。本来就不太高冷但是自以为还冷静,如今为什么只会拼命笨拙撒娇贴在你身旁喊着莫璃或村长,偶尔逮到机会,装作无意喊一声璃璃。心中总有无限的窃喜,叫嚣着和电脑旁可乐的泡沫炸开。

(最近的发展趋势似乎不容乐观。每次直播,都在大神求带和村长别气中往返。其实我水平没这么差,不过被骂也是可以的?)

我渴望着从你这边传递过来的丝毫温度,好像即将冻死的人抓住突破阴霾的阳光。

能碰触到你的日子,我真的很开心。开着车逛着街,坐在地毯上直播打游戏到深夜(以及在录播中给自己刷fff),梦中想着你,睁开眼睛,就可以找到你。也许就是当时变唠叨的。没有屏幕的阻碍,终于能听清你的声音。

我知道你最近不太好。被许多人骂,也去了几趟医院。我很后悔不能陪在你身旁,努力发出的微弱温度需要穿越半个海洋。

虽然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但我始终在这个世界里安慰你。

莫璃。

(于是接下来,转到村长视角?)

最近玩游戏c君总是丢了魂似的。带都带不动。火大。尽管如此听过无数遍的撒娇还是招架不住啊。不管在伦敦还是北京,网络上的黑粉还是没少啊。夏天了,火大。没事还要背着个心电图,我果然成了个充电宝么。啊啊那个游戏手残党就不可以再安慰我一会儿吗。

啊?什么事?

什么我在打魔兽尬舞时她在和一个声音好听的小哥哥直播游戏?等一下那个男的叫她宝贝儿你没听错?你说他们现在开始飙车了?好吧粉丝麻烦举报一下对面的直播谢谢。嗯对,随便点一个框儿。

夏天到了。火真大啊。

“村长~莫璃~璃璃~~”“滚。和你那个小哥哥打游戏去。”(个人猜想昨天晚上直播被掐的后续。)

[维勇]追赶(估计是个长坑)


胜生勇利的小学生活不知何时离他而去。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发呆。坐在角落,不敢发言,不敢讲话。
皮肤偏黑,体型偏胖,校服是四季标准穿着。因为总是在看书所以课间不出去玩。也不喜欢运动。虽然有几个朋友,但谈不上两句话。同学的名字统统不记得。丢到人群里,恐怕就像热咖啡里的糖一样无声的融化掉,最多再默默的冒几个泡泡。
背着书包走回家,就算是毕业了。
狭小的房间里,除了床便是一面墙的书。这是勇利为数不多的爱好。因为怕黑所以不能接受晚上出门。但白天也很懒就是了。脑子里唯一能记住的就是书名还有其中的内容。
勇利喜欢看书。不过从不提起它们。他固执又有点自私地觉得,好看的书只有自己懂就够了。
假期的两个月中,除去旅游便是阅读。其他人纷纷约着好友去看电影,但手机没收到一条信息。也许在他人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吧。
然后,暑假也跟一场雷雨一起飘走了。
穿着西服的银发少年站在舞台中央,轻轻鞠躬微笑。他是维克托,为原来的学校拿过数不清的荣誉,外向开朗,与人温和。从小开始学主持,声音真的很好听。从不怯场,毫无保留展示着自己。
私下没一点架子,和男生勾肩搭背打篮球讲荤笑话,在家里除了学习最大的兴趣就是动漫小说和运动。
而此刻,开学典礼的主持工作自然由他来担当。本来老生常谈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云云,经他的口中说出却让人不禁把一字一句都好好聆听。掌声,谢幕,脸上挂满了明媚的笑容,白色西装泛出微光。
想要追赶上他,想要跟他并肩,想要摆脱现在的自己。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对于勇利也是前所未有的念头。
后来才发觉,你出现的那一瞬,舞台上的灯光便照进了我的生命。

后记:走出礼堂,勇利阴差阳错地伸手拦住一位路人。“请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几班的?”
对方用一张脸淋漓尽致地传递着你有病。“我叫尤里。三班。什么事?”
“我跟你同班的……请问能交个朋友吗?”
“……”
“好。”
收获了第一个朋友,走出了自己的小小圈子,离维克托又近了一步。
曾经我是一颗尘埃,随着风漫无目的漂泊。现在,我要追逐太阳。

如果不介意听牢骚就往下看吧。
谁知道下一次什么时侯填坑啊哈哈哈。
这是个励志故事啊哈哈哈。
我失恋了哈哈哈。
哈哈哈。

[主尤里小天使一点点维勇]迟来的,父亲节贺文。

内有维勇收养子设定不喜就别看啊哼。码字时间短小学生文笔注意。

“去吧文森特找你尤里奥哥哥玩去。”

在父亲节这天,维克托和勇利收养的小少爷终于被赶了出去。

“今天是父亲节,你就好好在外面留我和你爸过一下二人生活晚上顺便住在尤里奥哥哥家好了~”小文看着门口笑的满脸贼样的俄罗斯人恨不得一脚踹他脸上然后戳一下那个有点危险的发旋。“爹!”不甘的怒吼和关门声同时响起。于是我们可怜的文森特也只好兴高采烈地往尤里家跑去。

“谁啊!”稍带慵懒的少年嗓音在门后响起。拖拉的脚步声伴随着被略带暴力推开的大门宣告着尤里还没有完全睡醒。头发炸起几簇,两眼冒着怒火——文森特觉得自己似乎找错了人。

“尤里哥哥…这都十一点了…不要告诉我你才刚起床…”

“蛤?”看清来客后准备炸毛的少年终于稳定下来。“和奥塔聊了一个晚上……不过你为什么来这里?幼稚小毛孩的离家出走?”

于是文森特将事情一五一十和盘托出。当他停下后,惊奇的发现尤里此刻注视着他的眼神竟带着怜悯和悲哀。抛开那些情绪不提,他的眼睛实在太漂亮了。就像未经打磨的原石,永远覆盖着一层光泽。

这时,尤里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刚睡醒冰凉的手心害得他全身一抽。“唉…我知道…他们两个实在是…天知道在收养你之前…真的是…”

太烦了。如果不是碍于面子,尤里和文森特真的要抱头痛哭。实在是,太烦了。于是他们满怀愤怒地开始互抖维克托和勇利的黑历史。(文森特,这是你爸比赛结束后的尬舞。对没错我拍了两个G的照片。什么?你有他们的素颜表情包?快ins私信给我!)

“好吧。”当他们的手机内存终于不堪重负后,尤里递过一个游戏机手柄。“你今天晚上还要在这过夜对吧?一会儿打完游戏出去吃?然后去迪士尼?最后叫波波维奇画个烟熏妆带你去酒吧鬼混。放心,绝不告诉你爹。”

看着他的侧脸文森特突然想哭。爸我看见了天使。比马卡钦还治愈还懂我的就只有我的尤里哥哥了。

“完全支持……除了迪士尼。”

“那就陪我去机场接机。今天奥塔别克来。”

“我要喝星巴克。”

“真巧。我也是,不知道签个名能不能免单。”

几个小时后,机场。

拖着一个大号行李箱的文森特表示一脸懵逼。尤里你告诉我两个大男人把行李给我来抬很光彩吗。

“怎么了?”前面穿着虎头连帽衫的尤里回头拉下口罩,奥塔别克则自然而然地接过沉重的行李箱。

文森特再一次感觉和尤里哥哥在一起实在是太好了。

至于那两个腻腻歪歪的成年人,就让他们去吧。


[维勇](微奥尤)b站资深用户维克托和勇利先生

前言:本人c菌脑残粉。当然不知道的话也是能看懂本文的。只要知道维勇就可以了!话说之后想把c璃维勇叶王奥尤或者其他cp安排到一个小区然后写没羞没躁的日常~当然文笔不好是不可以写的!

尤里奥先生今天又在失眠着。隔壁的那栋小别墅夜里就没有消停过——先是各种不明所以的娇喘,几天后成了"唔唔"声:那时他们刚看完《五十度灰》,一部这个少年不能理解的片。直到他前几天一个漂亮的踹门,这对夫夫才安分了点。

结果现在,传出来的成了尖叫。具体内容听不清楚,声音具有很大杀伤力倒是真的。半梦半醒间突然被一声大叫惊醒,无辜的小毛也只能翻身下床打开手机刷ins。呜呜我的奥塔别克更新了吗。

这时维克托和勇利正在乐此不疲的看着恐怖游戏实况。硕大的房子里一片黑暗,但显然一个电脑屏幕对两个成年人太小了,所以勇利当仁不让缩进了维克托的怀里。俄罗斯人偏长的头发不时拂过额边,说的每一句话都因为距离有着略带含糊软糯的回音,抱着他的胳膊则温暖到让人想陷在其中。啊……真是恐怖片必备良品啊。胜生勇利表示我男朋友就是这么棒不服憋着。

"我说勇利……这个录视频的也太怂了吧。就这么点鬼还叫,比你还厉害啊~"从语气就知道,维克托的脸上又出现了招牌爱心嘴。

"维克托你也好不到哪去吧!上次和尤里奥一起看恐怖片最后吓哭的还不是你!(不过真是可爱。闷骚勇暗戳戳想到。)"勇利瞟了一眼屏幕,看到高能预警后满意的把弹幕一关。

下一秒,维克托和up主的尖叫同时响起。交相辉映,配合良好。

尤里奥手一抖,手机狠狠摔在地上。喂,妖灵三吗,这里有人扰民啦。

说起这个up主的视频,最开始是勇利发现的,当时维克托以为她是男生,还吃醋了好一会儿。(闹分手求复合死命补偿最后滚床单)嗯,差不多就是这样。但后来,维克托便也开始看她的视频,有些觉得好玩的游戏还会在steam上面买。总之成了两个死忠粉。

而此时勇利此时正努力安抚着自己男友的情绪。至少让他把手臂松开以免自己窒息,同时决定把弹幕打开继续观看。不得不提,维克托已经快要哭了,双眼红红嘴巴下撇,骨节分明的双手泄愤般把勇利的脸揉来揉去。

弹幕则充斥着"吓得我抱紧了xx",其中不乏点名勇利和维克托的。这时我们可怜的勇利察觉到,头顶上传来一阵不祥的气息,比游戏本身还要可怕——维克托吃醋了。没办法了。他心中想到,抬起头转过身闭上眼便亲了过去。顺利哄好。(只有我吓坏了才能抱紧勇利!俄罗斯醋王想到。)

于是他们愉快地看了一整夜视频。

勇利醒来时,发现维克托仍然从背后抱着自己。他笑着,眼角弯弯绝对会让维克托想犯罪,就这样,看恐怖游戏时,再也不会担心背后了。(嘿嘿嘿~来自一个腐女的淫笑,小天使还是不能放松警惕啊~)

——————————————————————————————

番外:

"贝卡(奥塔别克爱称)维克托他们整天晚上都在发出噪音扰民我睡不了觉起来刷手机还被吓到了早上也没有精神他们倒是一点不困继续虐狗你说为什么一根冰棍儿两个人啃他们是有多穷然后有事没事就抱在一起好烦啊好烦啊我是一条咸鱼啦睡不着啦……"

尤里说着说着竟对着屏幕那头的男人直接哭诉起来。哇哇哇我不活啦让不让人睡觉啦长不高啦滑不好冰啦……

奥塔别克看着尤里的黑眼圈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是回想起了表演滑那一天被手套支配的恐惧)最后表示我就听着。

然后尤里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个豹纹耳罩。

然后那个耳罩一直被放在各种奖杯中间,除了晚上。

然后尤里终于能睡好觉了。

 


 

[c璃]5442英里(等到三年终于见面你们赶紧撒粮吧)

She's the one.

我们认识正好三年了。去年我说,肯定去找她。今年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骂着脏话告诉我什么时候去接机。不枉留学这么多年,我喜欢的女孩,说脏话的口音都是特标准的伦敦腔。

我们认识正好三年了。让那个逗x来找我显然不太现实。所以现在机场的空调快要把我吹成一条咸鱼干。此时的她似乎在干家务活收拾房间添置家具还有做饭。之前Skype聊天时也不是没看过她的房间,似乎一抬脚就能踩到键盘手柄或者衣服。如果她再不收拾的话——那就我来。

她正在靠近我。机械般的把家里收拾了一遍又一遍,打开各种游戏却统统没兴趣,她就像一颗星星拥有无穷强的引力。就像第一次约姑娘的高中小伙子一样,心脏开始不甘地跳动,直到最后疯一般地跑去房间。我意识到,自己需要换衣服。

我正在靠近她。飞机上的空气让人昏昏欲睡。我不知道为什么千篇一律的云和天空在她的摄像头里可以那么美。邻座的女人向她的儿子絮絮叨叨着不要看视频了对眼睛不好。小孩转过头,才发现是她的恐怖实况。之前没见她这么勇敢啊。我还以为她看见鬼会直接把键盘丢出去打碎显示器最后跑到大街上。LOL。

再等几个小时。她就来了。我坐在家里,等着任何一个门铃然后扑过去。结果吓到了外卖小哥。从伦敦到洛杉矶,路程真远啊。不知道她有没有钱打的。等一下。我冲出门去。我不是要去接机吗。天哪,我准备好应付一大堆脏话了。

再等几分钟,我就到了。然而我只想睡觉。隔壁的小孩在经过你尖叫的洗礼后估计彻夜不眠。明明马上就能见面,我却开始强烈的想念。想念她说的每一句话,想念她做的每一件事。飞机已经开始滑行。天哪,我突然开始如此剧烈的想念。

5442英里。

我看见了她。拖着行李箱如此突然地出现在视线里。我看见她冲过来,却只能笨拙的张开双臂。

我看见了她,呆立原地然后张开双臂。然后我当然扑了上去。

如果我们都只有一半破碎的心,那这一刻,它们在胸口拼凑完整。

莫璃。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我们就像久病的人,忽然见到了阳光。

——————————————————————————————

啊啊啊c莫太甜了为什么没人写啊啊啊为什么我文笔那么差啊啊啊c菌上了她啊啊啊我要直播我要友尽合集啊啊啊。(开始狼嚎)

之后的事今天抽空写。LOL。

[维勇](含微奥尤)放假就是要浪费生命

圣彼得堡,早上十点。

准备串门的尤里奥在对着紧闭的大门一个四周跳回旋踢后确认了那对狗夫夫早已睡死的事实并掏出手机犹豫是否拨打救护车。

最后小毛决定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于是他的眼睛瞄准了另一个应用——还有屏幕那头的人。如果有人在附近应该可以注意,随着信息的发送,俄罗斯少年的手机壳上,呲牙咧嘴的老虎突然变得有点像炸毛的猫咪。

然而此刻双人床上那正在打闹的情侣是不会注意欢天喜地蹦跶回家(才没有!)的尤里奥的。

”维恰!“平常随和温柔的胜生勇利此刻张牙舞爪直往男人身上扑。红褐色的眼睛不知是睡太久还是生气,湿漉漉像有层水光,如同一只小动物——维克托毫不费力地挡开攻击,随手一个枕头扔了过去——让人想欺负的眼神,不整齐的白衬衫,翘起一撮的头发加上使劲往自己怀里钻——小勇利的起床气真是世界的珍宝啊。趁着对方被枕头砸中的时候凑过去,顺顺头发(其实揉的更加乱了)再偷亲一口,然后赶紧去厨房做早饭顺便给马卡钦开罐头,这便是世界冠军维克托的早晨。虽然现在时间已经快中午了。

忙绿中瞟一眼桌子旁清醒过来耳朵红红的人儿,维克托的嘴角又开始上扬:”勇利要怎么赔罪啊~””蛤?”少年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可是我没钱了……“天哪。他扶住有点危险的发际线,自己的爱人还真是迟钝。”胜生勇利给我听着,尼基福罗夫法庭的成员一致认为你已犯下重罪,其中包括不自觉诱惑你的未婚夫,说服他赖床,以及对他实行家暴……当然最后一项没有得逞。”维克托好像回到了K&C(kiss and cry)区,开始滔滔不绝眉飞色舞讲述勇利的罪证——”所以法官,我的判决是什么?“我们的被告终于忍不住了,在培根凉透前提出了唯一一个问题。

于是勇利看着面前男人春风满面的招牌爱心嘴感到周身一阵恶寒。

“我*维克托你放我下来!”话音未落勇利便被维克托抱起向卧室走去。

”勇利还真是聪明呐~只是是我*你才对吧?”

于是下午的出门计划便顺利打消,转而变成两人瘫在沙发上刷ins和tumblr,马卡钦在一旁趴着散热。

“维恰你看!”勇利把手机一偏,“我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视频现在还有人转诶!”屏幕上,两年前的胜生勇利——失败而万念俱灰——在冰场上模仿着他偶像的经典曲目,那是当时勇利唯一快乐的事情,也让他和维克托相识相处直到相爱——他简直爱死这首曲子了。

他抬头,却发现维克托那双湖蓝色眸子中的温柔简直要把他溺死。“怎么了,维恰?”

”勇利。“维克托忍不住抱紧了他的天使,“你知道吗,两年前,我就坐在这里。拿着手机,也是一样的下午,看着同样的视频。曾经觉得,直到温泉表演赛都没有对你动过心。但现在想起来,当时就爱上你了也不一定。“唇瓣覆上冰凉的戒指,宣告自己的主权:“因为,我的live,和love,无一不来自于你啊。”

”维恰!“然而此刻勇利完全没有注意这番告白。”你在写什么?”

是的,维克托的手机上,是他在某个网站写的同人文。说实话那个账号还挺有名的,从来不会有ooc出现,但简单的日常在太太的笔下甜到齁人。虽然老维只是爱记日记而已。不过他的爱人可不准备让他以日记为借口蒙混过关。“维克托!为什么你还写了挺多十八禁啊?!“还把我写的这么……色气。勇利暗戳戳地想。

”给我个账号,我也要写!“哼,老流氓厚脸皮加上肌肤饥渴的设定,几天后你的粉丝不掉一半算我输。于是乎胜生勇利也开始恨铁不成钢的码文了。

我说,放假就是要浪费生命嘛。

后续+番外:

几天后老维的粉丝涨了几万。但让我们时间倒流一下。

”奥塔别克你知道吗老秃子和猪排饭天天训练时都tm在虐狗啊一下冰场就抱在一起喝水共用一个杯子还整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用戒指闪瞎我的眼睛后来看恐怖片我怕的缩成一团也没人管我还不是他们腻腻歪歪然后动不动就亲一起去逢年过节送的礼物可以堆半个休息室,今天不是放假吗估计两人也滚在一起亲亲热热唧唧我我……“今天的尤里奥还是嘟嘟囔囔着。

”我说尤里奥……要不我去俄罗斯训练吧。“对面的奥塔别克丝毫不掩饰心疼。

”我也想啊可是你有护照吗住哪儿啊受得了这里的天气还有那对狗夫夫吗?!“尤里奥早已开始自暴自弃。

”呐,身份证,房产证,都在这里了。”

”但没跟俄罗斯人结婚听说移民很难啊?“

”我可以办工签,再说要移民的话……民政局我请你。”